公子予我情丝绕。

写作的人 笔要干净。

我想写光峰!!!

遵命!媳妇

小床吱吱呀呀暧昧的响,肢体交缠的声音在空中回荡。白二宝也不知道怎么就变成现在这番模样。他跪趴在床上陈其乾将他牢牢压制。扣着他的腰快速的进出做的直叫他想要开口浪叫。可是陈其乾又在他耳边轻声唤着书雅书雅让他不敢开口。生怕一开口就被陈其乾发现,他不是他的书雅。

他不是他的心上人。

陈其乾不管不顾的压着白二宝干。狠狠的照着他的后颈一口咬了下去。白二宝身后生疼也不敢出声,眼泪吧嗒吧嗒的掉,染湿了一小片床单。他松开手指头捂着嘴生怕抽泣出声。眼尾殷红转过头看向身后的陈其乾,就被陈其乾掐着下巴索吻。下身更是用力冲撞。白二宝尝到自己眼泪咸涩的味道就拼命往下吞怕被陈其乾发现。他又被陈其乾转过去干的连气都有些喘不过来,他伸手抱紧了陈其乾。

连这个拥抱都不是他的。

结束的时候陈其乾搂着他的腰睡过去,下身还没拔出来。他就侧着身子按住陈其乾的肩一点一点向前倾。等到出来后他就下地把东西都收拾好,伪造出一副陈其乾直接在这里躺下睡熟的模样。再打开窗子散去气味。自己悄悄的出了门到了陈其乾的房间坐了一会儿,还是不堪疲惫靠着被褥睡着了。

第二天陈其乾醒的时候直感觉神清气爽,一点也没有宿醉的感觉。睁眼抬头看看才发现这是白二宝的房间。下了床也没想到别的直奔自己的屋子,到了自己的房间他才发现不对劲。

他把白二宝招呼醒。白二宝看了看眼前的人一下子想到了昨晚上的事情,脸唰的染上了热度一直红到耳尖。别别扭扭的坐在床上双腿并拢一副小媳妇的模样。抬眼看着陈其乾竟有了些期待。结果被陈其乾赶了下来,第一句说的话就是:

“衣服脏不脏的啊?”

白二宝的心在一瞬间冰冷。他垂下头抿了抿唇。这身衣服是他昨晚特地换的,他知道陈其乾不喜欢别人上他的床。但他没有想到,他在陈其乾眼里,和别人一点都不例外。

“不脏,我刚换过了。”

陈其乾闻言有些奇怪的看了看白二宝。照往常这小子定要和他嬉皮笑脸的扯扯皮。他这句话就是寻个轻松点的开头。没想到这小子居然老老实实的回答了他。端坐在椅子上活像变了个人。

陈其乾轻咳几声:“你怎么,在我房间里。”

白二宝一下子有些恼火。明明是陈其乾先闯入他的房间,居然还有资格来审问他???

“这可要问你。平白无故闯入我房间倒头就睡害得我在你这里凑合一晚上,怪我?”

“不,你没有在这里休息。”

陈其乾摇了摇头,唇角一勾笃定的看着白二宝。

“我的被褥还是我昨天叠的样子这说明你根本没有打开过。还有,我刚才绕过你身边的时候看到你脖子上有吻痕这证明你昨晚一定和别人在一起。你怎么可能在我的房间里过了一宿。”

“没想到啊白二宝,你居然是个这样的人。”

白二宝一下子懵了。他确实晓得陈其乾素来有福尔摩斯的称号,但没想到他这么能推断。舔舐唇角思索几番白二宝抬头痞笑。

“对。我就是和别人过夜了。”

“怎么着?”

遵命!媳妇

马东刚把陈其乾送到宿舍楼楼下,冯书雅就找上来了。马东把陈其乾往楼下有一搁就跑,影儿都瞧不着跑得飞快。

  陈其乾喝醉了酒,迷迷糊糊看着马东往远处飞奔。刚想喊就觉得浑身没力气,扭头扶着墙艰难的一步步上了楼。

  楼道里漆黑狭窄,陈其乾看不清门上贴的标识。醉醺醺的人走路歪七扭八,一不小心就闯进了白二宝所居的216宿舍。

  说来也巧,白二宝刚刚打开门想去外面接点饮用水。迎面撞上大醉的陈其乾,水杯都被撞的掉在地上。陈其乾踉跄退后一步,他闻到身前人身上一股好闻的香气便反手把门一关,冲上去把白二宝牢牢的抵在墙上。

  月光没有陈其乾的目光清亮。白二宝被陈其乾看的打了个哆嗦,闻到浓郁的酒香白二宝心里大呼一声不好。他晓得陈其乾这是喝醉了酒了。可他又推不开这人。其实他刚休息好有的是力气,但他身前的人仿佛有着世界上最最温暖的怀抱,他推不开,好像……也不想推开。他摇摇头从脑子里甩出这个念头推拒着陈其乾。

  陈其乾低下头埋在白二宝的颈间嗅闻。omega好闻的奶香刺激着身为alpha的陈其乾。他自身的气味是茶香的,与白二宝再合适不过。陈其乾感受到来自双肩推拒的力量,吸吸鼻子突然很想哭。

  “不要推开我……。”

  白二宝愣住了,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小心思突然如幼芽一般破土而出。他知道自己一直有可能对于陈其乾有感觉,但这一刻终于证实。

  他不舍得推开他。

  但下一秒白二宝就愣住了。他听到陈其乾口口声声喊着的是。

  书雅。书雅。

  那一刻白二宝心中刚冒出的那点念头仿佛一瞬间被拦腰斩断,鲜血汨汨流出滋润着奄奄一息的芽。他眨巴眨巴眼睛深呼吸几番,刚想推开陈其乾解释清楚,却发现陈其乾腹下欲望,正直直的抵在他腿上。欲望在空中蒸腾,茶香在瞬间浓郁起来,白二宝一顿,情潮便开始翻涌。

  他的发情期,恰好就在今日。

遵命!媳妇

  马东不愧为我们202厂出色的保卫科干事。在了解到白二宝的特殊喜好后还能及时捡起掉下来的下巴把白二宝拎回职工宿舍。白二宝一回到宿舍就听见陈其乾在宿舍里声情并茂的朗诵着朦胧诗。白二宝听了一会儿就忍不住了,跑到白二宝宿舍咚咚咚的敲起门。

  这头陈其乾刚被齐老头骚扰完,刚关上门一转身白二宝就又来了。陈其乾带着一脸不耐烦的开了门,映入眼帘的就是白二宝一脸阳光灿烂的笑容,让人想发火都没法对着他发。陈其乾盯了他一会儿叹了口气,堵在门口问:“干嘛。”

  “自己人,进来坐坐。”白二宝狡黠冲他wink了一下,笑得可爱。陈其乾无奈的侧过身让他进去。白二宝想只兔子似的一蹦蹦进去,一屁股坐在他床上。

  “哎呀侬,脏不啦就坐上去...”陈其乾回头看他坐在床上一皱眉,向前几步拿起他的朦胧诗选集坐在白二宝旁边,白二宝不语只是无声的笑,他才不会告诉陈其乾,他是刻意打扮了才来陈其乾宿舍的。

  白二宝知道陈其乾干净,所以他也不能埋汰。他不能配不上他。

  白二宝的有意贴近让陈其乾有点慌神,温温柔柔的坤泽气息环绕在他周围让他完全无法好好读书,他站起身强装镇定吟诵起来,白二宝就一脸痴痴的看着他,手慢慢拂过陈其乾坐过的地方。感受来自他的温度,他已经很满足了。

  是呀,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白二宝不在乎陈其乾现在心里是想着谁在读,是为了谁而读。他只晓得,陈其乾现在在读朦胧诗,只有他一个人听见了,他就已经很满足啦。

      他抬起头痴痴地看着陈其乾,仿佛看着他的全世界。

  幸福的时光总是短暂的。一会儿陈其乾便打了个大哈欠,朝着白二宝挥了挥手:”回去吧。“

  白二宝还没反应过来:‘啊?“

  “我说,你快回去吧,我该睡觉啦。”

  “一起吗?”

  “诶我讲侬...!"陈其乾伸手作势要拍他脑袋,白二宝一缩脖子,飞快的从他胳膊底下溜走了。陈其乾扭头看他消失在门缝里,听见他高呼”明天见“。心里竟有了种踏实的感觉,像是无所归依的一个旅人,突然就有了家。

  陈其乾懵了一会儿,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呢?

  事实上白二宝真是想多了。第二天早上的时候,他路过自行车车棚,看见陈其乾和冯书雅正在读那首诗。

  “那远了又远的,是他。”

  “那近了又近的,是他。”

  白二宝眼神黯淡,站在暗处看着他心心念念的陈其乾。

  那远了又远的,是你。

  那近了又近的,也是你啊。

【晟霖】目光

陆昱晟带张万霖吃完醉虾已经很晚了,张万霖喝醉了酒,晃晃悠悠的从凤鸣楼里出来。搂着陆昱晟的脖子嘟嘟囔囔的说些什么,酒气喷洒在陆昱晟脸上让陆昱晟好像也醉了几分。毛茸茸的头毛并不扎人,歪靠在脖子上蹭的痒痒的,像是小猫爪轻轻挠着。陆昱晟咽着口水,拼命把张万霖往车上带。

真想就地办了他。

等真到了车上陆昱晟更加为难了。张万霖整个人挂在他身上趴在他怀里,噘着嘴上去好像在讨一个吻。陆昱晟吩咐司机先回去。搂着张万霖的腰想让他坐起来。

那张万霖是不是真的醉了呢?

不是。

他就想看看陆昱晟的忍耐力有多强罢了。反正这四下无人,他肆意妄为也无所谓。

张万霖的双臂挂在陆昱晟颈肩上,身子在陆昱晟怀里扭来扭去,直扭得陆昱晟欲火直冒。陆昱晟咬紧牙关才忍耐下来,扶着张万霖的后颈安慰他。

“万霖哥,阿拉回家好伐?”

张万霖不回答他,哼哼唧唧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胡话,膝盖却悄无声息的轻轻摁压陆昱晟的胯下,舌尖勾上陆昱晟的耳垂舔舐勾弄。陆昱晟闷哼一声,迅速明白了张万霖的意思。无奈的摇摇头笑笑:

“万霖哥,回家再弄好伐?”

链接见评论。

遵命!媳妇

白二宝消停了一段时间,就又开始闹腾。

  继上次听墙角才几天他就又开始重蹈覆辙。一听见冯书雅和陈其乾共处一室讲话也不知为什么他就不敢进去,生怕打扰了他俩。好奇心促使他附在门上细细听着里面的动静。陈其乾的话他听的很清楚。

  有人要害陈其乾。

  白二宝咬紧了牙关转身走了,想着陈其乾与冯书雅的对话。他晓得资料室有锁不好进,咬了咬牙下了决心,转身就向小卖部走。 买了个小发卡揣在兜里,手里握着发卡紧张的汗津津的,仿佛做了什么重大的决定。

  晚上的时候白二宝悄悄潜进了写字楼,做贼心虚的四处观望,看见没人才轻手轻脚的到了资料室门口。刚拿出小发卡想开锁,肩膀被人狠狠地拍了一下。

  白二宝吓得差点尖叫出声。猛地回头看见马东那张大饼子脸在手电灯光的照耀下半明半暗显得格外恐怖。懵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这是马东。松了口气拍着胸口转过身背靠着墙喘粗气。

  ”马东!你可吓死我了!"白二宝吓得眼泪都要出来了,幽怨的看着马东瞪他。

  马东没心情和他扯犊子,在这儿那着发卡开锁可是重罪。说不定是间谍特工什么的。马东即刻警惕起来,把着他的肩膀面容严肃:“请你和我走一趟。”

  “疼疼疼疼疼你松开!”白二宝眼泪都飙出眼眶,擦了擦眼角看上去好像要哭了一样。马东丝毫不吃他这一套:

  “走,和我去保卫科!”

  “为什么???”白二宝可怜巴巴的看着马东直发抖,他觉得现在的马东像个魔鬼一样正要把他吃掉。

  “你说为什么?擅自那着个发卡来开资料室的锁你还问我为什么?“马东气势汹汹的样子把白二宝吓得快要缩成一团。哆哆嗦嗦的问:”你知不知道,有人要害陈其乾?“

  "我知道,这和你开锁有什么关系?“马东不解上下看看他。

  白二宝松了口气拍掉他的手:“这不就对了嘛。我当然要帮他核对一下原始数据帮他证明清白!”

  “你...!你跟我回去见陈其乾!”

  “我不!你带我去保卫科可以,你绝对不可以告诉他!“白二宝鼓起腮帮子愤愤挑眉,主动伸出双手示意他把她带走。马东疑惑:

  “你为什么不告诉他呢?”

  白二宝低下头笑了笑,眉眼里酝酿着不知名的情愫,他仰头看着马东。

  

  “因为那样,就不叫喜欢了呀。”

遵命!媳妇

        白二宝是个闹腾的主儿。一天到晚闲不下来。到了202厂除了学会了几句英语其他啥也不会,就知道跟着陈其乾一天到晚的瞎转悠。陈其乾有了个小崇拜者倒也没觉得有多烦,就让他那么跟着。


  陈其乾躲在树旁让白二宝计算马东进厂长办公室的时间,他自己监视着马东的一举一动。马东出来以后陈其乾赶紧上前去同马东理论,白二宝撇了撇嘴紧随其后。一脸崇拜的盯着陈其乾的侧颜仿佛都要流口水。马东赶紧打断陈其乾的话问他:"这小子谁呀。”


  陈其乾显然对马东转移注意力的举动有些不满,瞅了一眼身后擦着不存在的口水的白二宝。白二宝却突然“诶”了一声,陈其乾一回头,马东已经跑的没影儿了。陈其乾笑着摇摇头:“跑什么,被我说中了。”白二宝趁着机会凑到陈其乾身边嬉皮笑脸的问:“那你看看我呗。“


  陈其乾有点奇怪的瞧了他一眼:“看你做什么?“白二宝整理整理衣领拉拉衣服下摆在陈其乾面前站的笔直,一脸正色:”看看我是个什么样儿的。“


  陈其乾上上下下认真观察了一会儿,摸着下巴点了点头:“面容白净身材匀称......"白二宝一听陈其乾这么夸他心里美滋滋的,脸上也忍不住多了几分笑意,谁知陈其乾下一句话就让白二宝黑了脸。


  “你适合当小白脸。"


  陈其乾说完脚底抹油撒腿就跑,白二宝愣了愣大喊一声“陈其乾你给我站住。”拔腿就追。俩个人打打闹闹的跑远。马东从一旁钻出来,松了口气。


  晚上的时候白二宝想找陈其乾补补课,敲了敲陈其乾的房间发现没人。听到马东房间里好像隐隐约约有说话声,便凑过去贴着门偷听。刚好听到一句:“我喜欢冯书雅。”


  是陈其乾的声音。


  白二宝抿了抿唇,心里不知为何有些堵得慌,深呼吸口气转身轻手轻脚的离开了。屋里马东很认真的盯了陈其乾一会儿,问道:“你不觉得白二宝喜欢你么?”


  陈其乾正在喝水,听了差点一口吐出来,咳嗽几声抬头瞪了马东一眼:“这种事情可不好乱讲的噢......怎么可能呢?”


  “我看那小子天天跟着你眼里都要看出花来了,这还不是喜欢你啊?"马东有点奇怪的问道。


  陈其乾这才缓过来:“哦,你说的是这种喜欢,我以为......。”


  马东笑了两声凑近他问道:“你不会真的对那个小子有感觉吧?”


  “你别瞎说!”


  “哦哟你别这么激动嘛,好像被我说中了一样...。再说了alpha和Omega不是天经地义嘛,你紧张什么。”


  陈其乾写着检讨不动声色的威胁:“你再说,我可就不帮你写检讨了。


  “那我就不帮你打探冯书雅的喜好了。”


  “.......我写。


【晟霖】目光

 @菲尼希欧的暗面 多谢太太帮忙修改xxx。

 

张万霖似乎是被劈头盖脸地泼了一盆冷水,一向暴躁的他居然一点脾气都没发,转身就走,连找陆昱晟算账的想法都无踪。

他想,要不就算了吧,是自己自作多情。

“万霖哥!”

未见人先闻声,只刹那,他被拥入一个温暖的怀抱。陆昱晟趴在他肩头,手环在他的腰际死死地搂着,生怕一松开就把身前的人给弄丢了,鼻子贪婪地摄取着张万霖的体香。张万霖心下一顿,却还是扭动着身子剧烈地挣扎,想摆脱他三弟禁锢的温柔乡。

“侬给我撒开!别碰我!”张万霖眼眶憋得通红,熟悉的体温使他亲近又咬牙切齿,又爱又恨。双手用力掰着陆昱晟的双臂妄图把他推开,却不知身后的人怎么力气变得那么大,搂得更紧。

到底是张万霖内心不想挣脱开,还是陆昱晟的力气真的变大了,谁也不知道。

陆昱晟只知道,这时候要是撒开了手,这辈子或许都再也无法将他二哥拥入怀中。无论张万霖如何挣扎,他一定不会轻易地松手。

他怎么舍得放开,怎么忍心放开。

“万霖哥,侬要把三弟弃了伐……”陆昱晟脑袋杵在张万霖的肩窝里低低地说,像受了天大的打击与委屈。“万霖哥明明答应了我的……” 张万霖险些被他气笑,天大的事情陆昱晟都泰然自若,到了他自己感情的事,怎么又成了个孩子?

心里是这么想的,张万霖这口气却还是咽不下:“我反悔?陆老三,是侬,先和洪三走得那么近,我出去白相侬也不晓得管我了,侬还讲我反悔?” “侬这是吃醋阿,二哥还是在乎昱晟的。”陆昱晟见服软有效,纵然脸上无明显喜色,心里已带雀跃,“万霖哥,侬不要生气啦,是我的错。我晓得,我道歉好不啦——万霖哥,阿拉回去吧?”只要张万霖心里有他,陆昱晟他就算用尽毕生在人际场的绝学,也一定要把张万霖哄回家。

张万霖听完陆昱晟的话,心里什么都明白了,只要不是自作多情,他也心甘情愿跟着陆昱晟走。放下心后坏主意一起,想逗逗这个老三。“好阿,老三,侬诓我呢是哇。我同侬讲,侬别想哄好我了!好不了!”挑了眉毛扭头正色看向身后的陆昱晟,没成想唇瓣却正好擦过陆昱晟的脸颊。陆昱晟知道二哥同自己玩笑,笑魇如花将计就计。

“噢哟,原来二哥想要这个……怎么不早说。”陆昱晟狡黠的勾起唇角,把人身子转过去细细端详着张万霖的面容。突然凑上去吻住张万霖的唇瓣,直至他喘不上气才松开。

张万霖没想到,自己偷鸡不成蚀把米,还挖了个坑把自己埋了,气得睁大眼瞪了陆昱晟好一阵子,才开口道:

“一盘醉虾不够!”

“那就两盘。”

“……小气。”

遵命!媳妇

Ooc预警

白二宝第一次见到陈其乾,是在202厂那次机器事故。

 

他是和马东一起进厂的。那时他跟在陈其乾身后,看着马东和陈其乾聊得正欢,他也想上前搭话。迈了几步就听见来自厂里发出的巨大警报声。陈其乾一回头,就撞见白二宝有些尴尬的望着他笑。白净的青年有清亮的眼,额角垂发还滴落着汗珠。颇有些不好意思的挠头看他,陈其乾愣了愣,没等白二宝说话,扭身朝着厂里就跑。白二宝也转身跟着他跑。陈其乾和马东的对话他都听见了。他顿时觉得这个人好厉害,仅是凭着见了一面就什么都知道。

 

到了三车间他才发现,陈其乾不仅会推理,还会一门外语。

 

这对白二宝可是一种巨大的打击。他知道自己和陈其乾差不了多大,人家样样都会自己却啥都不懂一对比仿佛是个无知稚童。

 

白二宝看着陈其乾的眼睛里好像有好多小星星,满是崇拜。

 

等到机器稳定下来陈其乾从机器上下去,陈其乾就撞上了白二宝。白二宝眨巴眨巴眼睛露出一个很乖巧的笑来。陈其乾不吃白二宝这一套,有点没好气的问:“干嘛?”

白二宝被他这态度有点吓到了,连忙摆了摆手:“我……我没有恶意!我觉得你好厉害啊——!’’

 

陈其乾有点不耐,挥了挥手道:“我晓得的我晓得的。你还有什么事,没有我就要走了。”

 

白二宝有些忸怩:“那个……我想和你学外文。不知道你能不能教教我啊?”

 

陈其乾一听这个来了精神,眯了眯眼对着他笑:“你可以去夜大呀,要是实在不明白——你住哪里,我还可以给你补习。”

 

“好诶!那我在这里谢过老师了!”白二宝连忙点头。

 

“客气。叫我其乾就好。”

 

一眨眼就到了晚上。陈其乾替冯书雅留位置的同时好像还在等什么人,冯书雅在位置上坐了一会儿就发现陈其乾左顾右盼,往日里她一到陈其乾必定老实下来就专注跟她说话,今天却不一样了。

 

“其乾,你在等谁呢。”冯书雅拍拍陈其乾的肩膀问他。

 

“啊没有呀,我…..是在看人到齐了没有。”陈其乾收回目光对着冯书雅一笑,再没有左右看。虽然如此,陈其乾还是有些失落。

 

他怎么没来呢?

相安无事的上完了课。陈其乾收拾收拾课本送了冯书雅回家后到了宿舍。前脚进门后脚就听见有人敲门。开了门看见白二宝抱着书本一脸乖巧的站在门外。

 

陈其乾有些不满:“你刚才怎么没去上课啊?”

 

白二宝扬了扬手里的书本:“我去买书了老……其乾。”

 

陈其乾对于他的求学态度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带着他来到桌前坐下很耐心的教他,白二宝听的用心学的便也快。眼珠子滴溜一转末了问了一句:

“英文中‘我稀罕你’怎么念啊?”

 

“I love you.”

 

陈其乾心里奇怪,这小子像个小孩子似的居然还有喜欢的人了?

 

白二宝狡黠一笑:“Me t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