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予我情丝绕。

这一笔下去,从此我就少了半条命。

【晟霖】目光

10

等张万霖第二天醒的时候,是在他自己床上。

张万霖懵了半天,高声唤来管家问道:“我怎么回来的?”

管家想起陆昱晟对他的嘱咐,面不改色的撒谎:“是……师爷派车把您接回来的。”

师爷?师爷……。张万霖刚醒,宿醉让他反应变得迟钝,回忆了好一会儿也没想出什么,只是昨夜他明明闻到了一丝熟悉的气味……是师爷的吗?

今儿拽着师爷去喝酒,一问便知道。

张万霖皱了皱眉头,恶狠狠的吓唬管家一句:“侬要是敢撒谎,我拧断侬的脖子。”管家吓得直哆嗦。

然后就挥挥手让管家下去了。

11

“哎师爷,等会儿再弄这些东西嘛……陪我喝酒去!”张万霖趴在桌子上看着对面正在认真算账的师爷,撇了撇嘴。

“二老板别急…俊林把最后一点理完就去。”夏俊林头也不抬,一手拨弄着算盘一手翻着账本。

张万霖眼珠子一转,问道:“师爷,你昨晚,在哪儿?”

夏俊林有些奇怪的抬头看了张万霖一眼:“没有啊。”

“那老三呢?”

“回二老板,去凤鸣楼接您去了。”

12

张万霖气来的也快,消得也快。

一听到夏俊林说其实是陆昱晟接的他,心里是乐开了花。面上不动声色,起身就走。

“二老板上哪儿去?”

“找老三。”

可是张万霖他也想不到赶了巧。

大踏步进了陆公馆,走到大厅看见陆昱晟的房间门开了。

他蓦地停住脚步,定定的望着。像被凉水泼了一心的热血,一颗心沉到底。笑容就那么僵在脸上,心口处开始发麻发疼。

他看清从里面走出的人。

洪三。

【晟霖】目光

9

可还没等着张万霖的秋后算账,陆昱晟先行将洪三留了下来。

头留,字走。

作为一个好赌之徒,他太清楚向上的到底是哪一面。但他没有说,他要看看陆昱晟到底如何选择。

陆昱晟明明知道他和张万霖的过节,还是将洪三留下来了。

张万霖觉得很委屈。

平时总看着陆昱晟莫测高深的笑颜,一刻都猜不到他心里到底在想什么。对方难以掌控的情感让张万霖无措甚至感受不到被爱。

但他从来都没有这么慌过。他看见陆昱晟眼底对着洪三的宠溺,那一声“留”几乎要将他摧垮。心里翻江倒海,面上却不动声色。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

洪三走了以后,张万霖马不停蹄的去了凤鸣楼。凤鸣楼的酒醉人,而有的人,却是醉不醉人人自醉。

仿佛又回到了他还没有和陆昱晟在一起的潇洒日子,左拥右抱这温软姑娘,喝着酒取乐子。

可他这心里却空空的,好像失去了什么。

有时候不经意回头,发现从未走远过,毕竟原本冷清的路口,现仍只有他一个。

他的世界是如此广大,我甚至都不是配角。

张万霖喝多了。恍惚间看见陆昱晟笑着向他走来,他刚想伸手,陆昱晟却又即刻消失不见。眼前只剩下娇艳的女郎在他面前搔首弄姿,他一挥手赶走了众人,自己在包厢中坐着。

他等了整整一个下午,都没有等到陆昱晟。

后来他在沙发上睡着了,陆昱晟才匆匆赶来。小心翼翼打横抱起熟睡的人儿放入自己的车中让司机带他回家。

罢了,你若不想见我,便不见吧。

他不知道,张万霖坐在包厢中的时候,到底有多想那个令他魂牵梦萦的陆昱晟。

【洪陆】走路小心

陆昱晟愣住了。

他晓得之前和洪三的举动太过逾越,在道德伦理的边界徘徊僵持。可那都是意外啊。

可是现在,学生对他的感情早已从师生情变幻成了爱慕。

是意料之外,不是意外。

从那天他向洪三伸出那只手服他起来开始,一切早已注定。

陆昱晟望着眼前的像被雨水淋湿的可怜巴巴小狗似的洪三,怎么也狠不下心来说狠话。睁圆了双目瞪着他,仿佛要把洪三瞪个对穿。

酒席上数洪三酒喝的最多。此时酒劲直往脑袋上窜,洪三迷迷糊糊看见朝思暮想的人,恍然间以为大梦一场。

梦里的世界都不真实,那么是否象征着可以放肆。

洪三突然揪住陆昱晟的领子将陆昱晟拽到跟前,细细的用目光描摹陆昱晟的五官。桌灯昏暗,陆昱晟吓了一跳,转眼间反应过来用手也去抓洪三的衣领。刚想高声告诫洪三不许乱来,洪三却凑上去吻上了陆昱晟的唇。

就当这是黄粱一梦,得意须尽欢。

陆昱晟愣了愣,眼中凌厉之意乍现,一把推开洪三刚想要责骂,却被洪三一个倾身压倒在沙发上。

“先生……。我这是在做梦吗?”

洪三凑在陆昱晟耳边呢喃,热气弄的陆昱晟耳朵痒痒的,不禁侧过头去。洪三趁机将下巴杵在陆昱晟颈窝处。陆昱晟刚要斥他,却被颈边一阵湿意弄的哑口无言。

他哭了。

【晟霖】目光

7

这一局,陆昱晟终究是赢了。

他离张万霖很近很近,看得到他眼里一瞬间的心软划过便知道,他赌赢了。

几乎是欣喜若狂的将他的二哥搂在怀里。熟悉的气息扑鼻而来几乎催他泪下。然而这条路道阻且长他也分外明白,万事开头难,这一步总算是迈出来了。

黑暗中突如而来的拥抱和亲吻让张万霖觉得陌生。他好久没有这种把控制权交予别人的感觉了,难免会有些恐惧。

“万霖哥…你在出神。”

陆昱晟凑在他耳畔吹气。暧昧热流窜进张万霖的耳朵引得一阵颤抖,下意识搂紧了陆昱晟,像是某种默许。

陆昱晟推搡着他进了身后的卧室。灯光昏黄照亮两人眼波中的深潭。张万霖瞥见陆昱晟眼中欲火旺盛,他知道自己在劫难逃。但他并不后悔丢掉了枪。

大概是喜欢的吧。要不怎么看见陆昱晟眼中的失望,自己的心也在一抽一抽的疼。

看不得他难过,一见他不开心了,就想要将全世界都给他,让他开心。

包括自己。

8

第二天早上张万霖醒来的时候,陆昱晟在旁边支着脑袋看他。张万霖刚想开口斥那他三弟胡来,腰肢的酸痛与隐秘处隐隐的疼痛告诉他昨晚发生的一切一切都是真的,张万霖瞪大了眼睛瞧着陆昱晟,后者却一脸坦然地小心翼翼搂过张万霖的腰揽在怀里。

“二哥不妨陪我再多睡会儿。”

张万霖被他这一句话堵的是哑口无言,可涌上来的困意又再一次告诉他确实该好好再休息休息。狠狠的瞪了陆昱晟一眼,张万霖窝在陆昱晟的怀里再一次安然入睡。

哼,秋后再算账好了。

【洪陆】走路小心

两人之后的见面都没什么差错,就在陆昱晟即将要忘掉这件事的时候,又发生了一起世纪惨案。

那天洪三在凤鸣楼请了一场酒席,陆昱晟的突然出现吓了洪三一大跳。

“先生…!您来了,哈哈哈快请坐。”洪三眼前一亮,赶紧把陆昱晟请到座位上。可是陆昱晟这么一坐吧,他就没有座位了。于梦竹到底是个女儿家,就算即将要嫁给洪三也不合适坐在一块儿。他只能和陆昱晟挤在一张椅子上。

陆先生……。陆先生身上的味道……很好闻啊。

洪三闻着他先生身上的体香就开始出神,慢慢向陆昱晟那边儿靠去。最后几近压在陆昱晟的身上。陆昱晟侧身瞥见洪三的眼神就知道他又溜号了,在桌下拍拍他大腿想叫他回神。

这么一拍,他拍到一个硬邦邦的东西。

再看看回过神一脸尴尬的洪三,陆昱晟简直气不打一处来。

这小子,究竟是在想些什么啊!

陆昱晟闭了闭眼,站起身侧着身子对洪三,也是对于房间里的人大声宣告

“明日,我就带着洪三到于府提亲。”

他没有注意到,洪三的眼神暗了暗。

先生…您为何没有非分之想。

陆昱晟坐下后向后面的服务生要了块擦嘴布,丢给洪三,伏在他身边小声道

“遮上,像什么样子。”

洪三脸一红,连忙扯过系在了下身掩饰。散会后,他把于梦竹送回了家,转身去了陆公馆。

作为永鑫公司的四当家,陆昱晟最得意的学生子,自然是畅通无阻进了门。彼时陆昱晟刚刚净过身子准备睡觉,着一身睡衣坐在沙发上品茶,抬头看着他的学生。

“先生。”洪三站在门口有些无措,陆昱晟招了招手让他过来,洪三便规规矩矩坐到他旁边的沙发上。

“你来…干什么?”陆昱晟抿了口茶,抬头问道。

“我……。先生,我是来向您道歉的。”

“道什么歉。”

“今天在酒席上,我……”洪三刚刚要开口解释,被陆昱晟打断了。

“我晓得,晓得年轻人年轻气盛,对着自己的未婚妻当然会有感觉,没关系的。”陆昱晟很坦然为洪三的行为找借口,不去想真正摆在面前的事实。

洪三沉默良久。

“如果我说,是对先生您呢。”

【晟霖】目光

6

张万霖被他噎住,眨巴眨巴眼睛瞪他。

“你再说一遍。”

“我不想和侬做兄弟。”

陆昱晟话音未落猛地扑了过去,将张万霖手腕控制在他头顶,张万霖用力一挣用手肘抵住了陆昱晟。背德的感觉让他无所适从。

他无比清楚陆昱晟接下来要干什么。

“你死都不要想……。”张万霖咬牙切齿,一双眼睛瞪得溜圆,红血丝渐渐爬上了瞳孔。眼尾殷红初上血腥味蔓延。话还没说完,手里却被陆昱晟塞了一个冰冷粗长的东西。

枪柄。

陆昱晟塞了把枪给他。

他听见他的三弟低低的笑了,喉间胸腔的微微震动他甚至感受得到。陆昱晟把他的话重复了一遍。

“哈哈哈哈……。死都不要想。”

陆昱晟重复着,把这张万霖的手将枪上了膛,然后将枪口对准自己的心脏。张万霖常年握枪,此时却像个连枪都不知道怎么用的无知稚子一样手发着抖,避无可避。手心里热腾腾蒸出了汗,与冰凉的枪柄碰撞产生巨大嗡鸣。陆昱晟拇指压着张万霖的拇指扣在扳机上,他稍稍一摁,陆昱晟便会丧命。

我要看你舍不舍得,舍不舍得在我的心上用力开这一枪。

这是一场用生命做赌注的赌博。陆昱晟做事一向稳妥,每次都是有十足的把握才敢落子。而这一次,他没有。他不知道张万霖会不会开枪,他也不敢去猜测,他只知道自己在摁着张万霖的拇指一点一点扣动扳机,在摁下去毫厘便会被枪毙。他唯一赌的,就是张万霖有那么一点点的心软,对于他的三弟有那么一点喜欢。

我把我的一颗赤诚真心捧到了你跟前,你是否要将他砸个稀烂。

张万霖看不清陆昱晟的表情,他只看得到陆昱晟的眼睛在黑暗中那么一点点的光亮,好像眼底还乘着一汪泪水,陪着慢慢按下的扳机一点点的消失。

张万霖手一软,抢掉到了地上。

【洪陆】走路小心

洪三觉得很奇怪。

明明是一件好事情,他大哥严华看起来被三大亨和师爷极其重视,其中张大帅还说要请他吃酒。

那怎么他走过去的时候,张大帅把腿一伸,架在桌子上看着他的路不让他过去。

提起腿丈量了下高度,他觉得自己绝对不可能跨过去。万一张大帅一个恼怒又有了什么改变,他大哥严华被他迁怒了可就完了。

于是他跺了下地板泄愤,选择陆昱晟那条路。

这是一条不归路。

当他走到陆昱晟脚边时,一步一步小心挪着,可他万万没想到还是被陆昱晟的靴尖绊了个正着。他侧着身子一下子往前扑去,直接砸在了陆昱晟身上。

而恰巧的是,他的嘴唇一瞬间贴上了陆昱晟的唇角,他下意识就把陆昱晟抱了个满怀。

这下子就尴尬了。

师爷一挑眉使了腕力提起扇子连忙遮住了眼睛。张万霖愣在了原地少许的没有咆哮。霍天洪瞪圆了眼睛看着深情接吻的两人。

两个当事人也愣住了。

洪三做梦都没想到他的初吻会献给陆昱晟。但是……但是陆先生的唇很软,就像小时候他吃过的糕点,软软甜甜的……咳。还能闻到陆昱晟的体香。

陆昱晟也没想到,他就那么一不小心晃了晃脚踝,就有了这样的局面。

也只不过愣了半晌,他连忙推开洪三站了起来,伸出食指蹭了蹭唇瓣,目瞪口呆盯着洪三。

还是洪三反应快,连忙点头哈腰道歉:“陆先生抱歉!小的洪三绝对不是故意…故意咬到您的!洪三知错!先告退了!”讲完话一溜烟的跑了,脚步踉跄背影及其狼狈。洪三还没有在三位老板面前如此不镇定过。

“……侬…!”陆昱晟伸出食指虚空中点了点他,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得看着他跑远。

张万霖抢过夏俊林的扇子,躲在后面低低笑出了声。

tbc…?
我觉得我是个神经病……这种梗都能脑补。

【晟霖】目光

4

没错,那目光的主人,就是陆昱晟。

或许他自己也不知道,在某时某刻他看向张万霖的目光从单纯看哥哥的眼神转化的愈发炙热,情丝缠绕间已经面目全非。参杂了爱的火苗烫的张万霖在他的目光中有些无措。

这火燃的越高,他对于张万霖的占有欲就越强。

当日洪三携林依依逃婚,张万霖第一次因为一个女人和他发了火。

面对咆哮的张万霖,陆昱晟第一次感觉到心累。沉默中好像有某些东西在他心里慢慢消弭。他深深的看了几眼张万霖,眸中似是古井无波,在诠释不明的情愫即将在火中淬炼。

5

夜深。张万霖回府的时候,老管家告诉他陆昱晟在二楼等他。

张万霖上了楼,站在楼梯口,他看见了陆昱晟。

黑暗中谁也没有开口,他看着那人只留给他一个背影,沉沉的夜色笼罩在他身上。在半明半暗中间,他看见陆昱晟脊背溜直,却给人一种强撑着疲惫的感觉。

“侬若是为洪三那小子求情,那就请回吧。”

“我不是。”

张万霖彻底摸不清他的套路了,心里火气嗖嗖往上窜。陆昱晟的语调十分沉稳,像是云淡风轻,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这老三到底想搞什么花样!?

张万霖跨步上前一手搭在陆昱晟肩膀上,刚想把人身子扳过来。谁知那人一把拽住他的手腕反剪过去推到墙边,其力之大使得张万霖根本就无法挣脱,脸侧贴在墙上有一瞬间的懵逼。

老三何时有这么大的力气了?他怎么敢还手?

未待他做出反应,陆昱晟就凑到他耳后,呼出的热气熏的他耳尖都发红,鸡皮疙瘩起了一层。

“二哥,为何要对昱晟动如此大的肝火。”

声音里是实实在在的委屈。想他同二哥兄弟多年,这还是二哥第一次因为一个女人对他生气。一想到这儿他的心尖都抽抽着疼,手中的劲儿加了几分。

“侬给我松开!侬疯了吧!?”张万霖瞪圆了眼睛使劲挣扎,扭动着腰身一个劲儿在陆昱晟怀里蹭来蹭去。陆昱晟眼神一暗,细细密密的亲吻便落在张万霖耳朵上向下游移。

兄弟吗?

早就不是了。

这可能是陆昱晟这么多年来唯一不思考结果的举动。心中的爱意与酸意纠缠让他冲动。直到听见张万霖的怒吼他才回过神来!

“老三!…你这是做什么!你要是再不放开!以后兄弟都没得做!”

兄弟都没得做。

陆昱晟缓缓地松开手,张万霖一把推开他靠在墙上喘着粗气儿,陆昱晟突然沙哑的开口:

“我不想和侬做兄弟。”

【晟霖】目光

1

说真的,陆昱晟一点都不喜欢张万霖去新世界白相。

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张万霖怀里搂着个女性在他面前喝着酒肆意乱转,尤其是那个女人还理所当然靠在他二哥怀里,他就觉得心里难受。

他并不承认这是吃醋。毕竟是小女儿家家才会有的感觉,怎么落到他头上来了。

尤其是还是对着他二哥才会有这种感觉。

荒谬。

他也曾和许多女人暧昧过,温润如玉的公子相让他在情场十分吃香。但是面对着女人,还不如对着二哥心跳加速。

奇了怪了。

2

梦里的世界都不真实。

在梦里,他二哥在他身下被操开操透,腿都合不拢一次一次从他腰侧滑下。哭着求饶让他轻一点,眼尾殷红有泪滴滑过眼侧。

梦醒时分他一身冷汗。下身物什坚硬挺翘写明了他对张万霖到底怀着什么样的心思。

犹豫再三,陆昱晟终究是把手探往身下缓缓撸动起来,像是在探知某种暧昧不明的感情。

大概,是真的喜欢上二哥了吧。

3

张万霖觉得最近总有双眼睛在盯着他。

尤其是他去白相回来之后,那目光之灼热仿佛都能烫到他的灵魂。每每转身却又寻不到那目光的来源。

对于不在他掌控之下的东西,他感到危险。

直到有一次他又感知到那个看向他的目光回头望去时,看见他温文尔雅的三弟举了举红酒杯对他笑,然后仰头一口闷他才有了怀疑。

你说这目光,不会是陆昱晟的吧。

他感到迷茫。记忆中的老三是个城府极深的人,大事小事都藏在心里从不轻易暴露自己的情绪,这样赤裸裸的盯着他……

不太正常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