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予我情丝绕。

写作的人 笔要干净。

【撒何】你可还记得

   撒贝宁出了一场车祸。

  这场车祸牵扯出诸多意外。

  他没落下什么疤痕,四肢也还是健全的。记忆力也基本没有什么损伤。除了耽误了工作,其他都还好。

  除了,他忘记了何炅。

  也不能说是完全忘记,至少他还记得何炅大概是他的一位同事。

  ——仅此而已。

  刚醒的时候,撒贝宁就看见小白鬼鬼王鸥围在他身边一脸焦急的看着他。撒贝宁深觉气氛尴尬,张口就来了一句

  “我的盛世美颜还在吗?”

  鬼鬼噗嗤笑出声,白敬亭看他没什么大事,咬着下唇肩膀直抖忍住笑意。只有王鸥笑不出来,只觉得撒贝宁哪里不对劲,于是指了指自己:“你还记得我吗?”

  “当然记得!我又没有失忆。”撒贝宁微笑着摇摇头示意自己没什么事儿。强撑着坐了起来。众人赶紧把病床上的人扶起来。

  门突然被打开了。何炅听到撒贝宁醒了的消息立刻赶了回来,撒贝宁看着何炅,陷入震惊。

  他怎么会来探自己的病?

  还有,他为什么变成了自己的omega???

  撒贝宁笑不出来了。

  他能很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气息已经和面前这位omega融合联结。从联结来看,他们的感情与生活似乎非常之和谐。几乎是何炅一出现,撒贝宁身心又舒服了一个度。

  等等,何炅不是一个beta吗???

  他一直记得这位做娱乐的同事是一个beta呀?

  王鸥注意到撒贝宁看何炅的眼神有些不对劲。拉过何炅的胳膊把他拽到撒贝宁的面前:“他是谁?”

  撒贝宁只觉得自己的脑袋和身体反应可能出了些问题,磕磕巴巴的抬起手:

  “…你好哇,何老师。”

  晴天霹雳。

  何炅有些站不稳了,踉跄着退后了几步。幸亏白敬亭将他扶稳了。撒贝宁眨巴眼睛,只觉得这个世界都不对了。何炅吞下一口唾沫,咬住后槽牙又向前站定在撒贝宁面前。

  “我是你的谁?”

  “同事…?”撒贝宁挑挑眉,小心翼翼的说出口。刚说完就不对劲。

  如果只是同事,为什么何炅会是他的omega啊!!!

  鬼鬼的笑容变得僵硬:“撒撒,你失忆了吗?”

  白敬亭回头:“可是他记得我们…。”

  是的,他唯独不记得何炅了。像是被硬生生从记忆里抹去。只删除了何炅,其他什么都在。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潜意识里有想要忘记。

  他独独忘记了他的omega,他的爱人。

 

  回家的时候,他被众人默认送回了一个陌生的地方。据鬼鬼说,这是何炅的家。

  撒贝宁坐在车上思考。若是说他现在向何炅提出分手,好像真的太无情。毕竟已经把人家给标记了。可是撒贝宁确实是完全不记得自己和何炅都有过什么,就好像睡了一觉,莫名其妙多了一个属于自己的omega。

  说实在的,有点像多了个麻烦。

  这个麻烦带着他进屋。撒贝宁环顾四周心里一阵哀嚎,最后的希望也破灭。原来这真不是开玩笑,他真的和何炅同居了。自己的东西在他家里摆放的整整齐齐。就差没用情侣款了。

  “何老师,我能…出去散会儿步么?”撒贝宁看着站在玄关放东西的何炅小心翼翼的开口。

  “好。”

  撒贝宁得到首肯,脚底抹油立刻溜之大吉。走到一半儿才发现自己怂的一批,干嘛要获得人家的批准。这么快就带入角色了真的好吗?

  他没想过这辈子会标记一个omega。更没想到自己是一个妻管严。并不是说香香软软的omega对他没有吸引力。而是他根本不能保证自己会和一个omega安分的过一辈子。若是标记了,就要因为责任而呆在一起。这是对对方,也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任和不公平。

  想着想着天就黑下去了。撒贝宁控制不住的回了何炅的家。毕竟只是一个住所,他也好奇和何炅同居的生活会是怎么样的。刚刚靠近房门就发现门是虚掩着的,一股栀子花香袭来。撒贝宁打开门,看见何炅坐在沙发上正往手臂中注射着什么。

  何炅发情了。

  

【撒何】撒娇

  “你要跟我商量一下。”


  撒贝宁突然的伸手抓住王鸥的胳膊,有些担忧的看着王鸥。何炅抿了抿唇望向一旁,翻了个白眼。


  又开始了。


  “你也跟我商量一下。”一边儿的炎亚纶也对着鬼鬼温柔的责备,鬼鬼愣了愣就开始反驳。何炅灵机一动,看向一边儿的大张伟。


  大张伟心底忽然涌起一阵不好的预感。吞咽唾沫指尖搭上何炅的胳膊刚想说些什么。就看见何炅的脸色一瞬间变得委屈至极,大眼睛里装的尽是担心,撅着嘴似是不满娇嗔着:


  “你要跟我商量一下。”


  何炅撒娇般的推了大张伟一把,翘着唇角成功看见大张伟一副给跪了的表情。大张伟偷偷用余光看向一旁的撒贝宁,果不其然看见他彻底僵硬的笑脸。


  撒贝宁眉头一皱。他还没对我这么撒过娇。撒贝宁咬了咬腮帮子的肉克制自己,一手搭上何炅的肩膀张了张嘴。就又听见何炅用刚才那种让他心痒痒的腔调对着大张伟撒娇:


  “你不要一直那样弄你的头发,我真的会爱上你。”


  撒贝宁脸色彻底黑了,搭在何炅肩上的手用了些力道摁下,何炅接受到信号。背着撒贝宁偷笑。


  让你也尝尝吃醋的滋味。


  大张伟的道谢显得没有意义。因为何炅还在火上浇油。


  “但是我还是不会怪你的,就算是你干的。”


  撒贝宁实在看不下去,转身从桌上拿起两心壶勉强扯起一个微笑:“大家来喝一杯吧。”


  好像是商量好了一般,闹剧随着这句话终于结束,大家又开始回归案情讨论。可这撒贝宁却一直心不在焉,一直回想着刚才何炅向大张伟撒娇的那一幕。


  直到录制结束回到家,撒贝宁沉默的坐在沙发上等着何炅聚完餐回来。咔哒一声门响,撒贝宁没有回头。


  “撒撒,我回来啦。”


  玄关处传来何炅软软的声音,尾音拖长像小猫的爪子挠在撒贝宁心上。撒贝宁双手十指交握抵在鼻尖坐在黑暗里。何炅鼻翼煽动,闻到空气中危险的味道。


  小狐狸弯眸笑了。这招真是奏效。


  黑暗中看不清撒贝宁人在哪儿,何炅只得慢慢摸索着上前。走到沙发边儿被一只脚绊了一下,身体不受控制的前倾,扑进了撒贝宁的怀里。


  “撒撒…。”何炅试图起来,却被撒贝宁揽住腰肢阻拦。何炅佯作不解,歪头看着撒贝宁的眼睛。


  “你还没有跟我撒过娇。”撒贝宁撇撇嘴有点委屈,眨巴眨巴眼睛盯着何炅异常执着。何炅憋着笑意回他:


  “我为什么要跟你撒娇,你也没有担心我。”


  “大张伟担心你了吗?”


  “我和他是老炮儿!”


  “我和你是情侣!!”


  何炅语塞,看着眼前醋意满满的撒贝宁突然笑了。凑到撒贝宁的耳边轻轻吹出口热气。


  “撒撒,乖——。”


【双北】他只是不喜欢你

  “他不是不喜欢栀子花,他只是不喜欢你而已。”


  何炅是个纯正的omega,信息素是栀子花香。


  但依何炅多年来的推断,撒贝宁不喜欢栀子花。


  比如说。撒贝宁每次拥抱他的时候,都尽量躲开他的后颈不去触碰,好像生怕闻到花香。又比如说,一次撒贝宁搜身时何炅突然发情,撒贝宁厌恶至极的眼神。


  他是真的很不喜欢栀子花吧。何炅这样想着。


  可是为什么,撒贝宁向王鸥表白的时候捧的是栀子花呢?


  何炅只觉得有一只大手紧紧攥住自己的心脏,让自己喘不过气来。险些要落下泪去。他看见撒贝宁单膝跪地手中捧着几束栀子花,深情地凝望王鸥的眼眸。


  “栀子花的花语是永恒的爱,一生的守候。”


  周围的人的笑起来,说撒老师这个玩笑开的逼真,何炅也勉勉强强扯起一个微笑。


  是了。他不是不喜欢栀子花,他只是不喜欢你。


<大白吧,真相>

​在波动诡谲的荒野里,一朵娇娆鲜花悄悄开放,它结出腹黑的果。在广袤无垠的沙漠中,一条长蛇穿梭在白沙中,随时准备出击。


被​沾染殷红鲜血的双手,用清水冲洗,洗去痕迹,洗不掉罪行。他戴上面具伪装成所谓绅士、旁观者,面具下对错善恶随意切换。或善,或恶,终是逃不过侦探的法则,法律的制裁。


世界本污浊,​罪与爱同歌。


踏入深渊寻找头上的光明,月亮把皎洁偷偷​藏在云层后,万籁俱寂独留他空对无尽黑暗。他以无辜者自称,指控嫌疑犯,颠倒黑白,掩饰真相。嘘,别相信耳朵,它在骗你。侦探,是追寻真相的白鸽。


大白吧真相!

—————————————————

这里是一个明星大侦探的磨皮群

*开明侦四季所有皮,不开我侦,可重皮。

*审核中审重气

*婉拒杠精,玻璃心

*不时开剧本玩

欢迎各位侦探回家

案发现场:965562641

案发现场:965562641

案发现场:965562641

群废戳☞:1124270235


可是我觉得卡尔何真的是受啊!!!被摁在床上一边干一边听着污言秽语,世家公子的教养导致他无法说出一句反驳的话只能被干的眼角通红啊!!!因为极少接触这类东西连自渎都很少的世家公子,被人摁在床上挑逗的难以自持偏偏连邀请的话都不会说,脸颊羞得通红攥紧床单喘着气儿连出声都觉得羞耻。不是更好吗!!!!


遵命!媳妇

小床吱吱呀呀暧昧的响,肢体交缠的声音在空中回荡。白二宝也不知道怎么就变成现在这番模样。他跪趴在床上陈其乾将他牢牢压制。扣着他的腰快速的进出做的直叫他想要开口浪叫。可是陈其乾又在他耳边轻声唤着书雅书雅让他不敢开口。生怕一开口就被陈其乾发现,他不是他的书雅。

他不是他的心上人。

陈其乾不管不顾的压着白二宝干。狠狠的照着他的后颈一口咬了下去。白二宝身后生疼也不敢出声,眼泪吧嗒吧嗒的掉,染湿了一小片床单。他松开手指头捂着嘴生怕抽泣出声。眼尾殷红转过头看向身后的陈其乾,就被陈其乾掐着下巴索吻。下身更是用力冲撞。白二宝尝到自己眼泪咸涩的味道就拼命往下吞怕被陈其乾发现。他又被陈其乾转过去干的连气都有些喘不过来,他伸手抱紧了陈其乾。

连这个拥抱都不是他的。

结束的时候陈其乾搂着他的腰睡过去,下身还没拔出来。他就侧着身子按住陈其乾的肩一点一点向前倾。等到出来后他就下地把东西都收拾好,伪造出一副陈其乾直接在这里躺下睡熟的模样。再打开窗子散去气味。自己悄悄的出了门到了陈其乾的房间坐了一会儿,还是不堪疲惫靠着被褥睡着了。

第二天陈其乾醒的时候直感觉神清气爽,一点也没有宿醉的感觉。睁眼抬头看看才发现这是白二宝的房间。下了床也没想到别的直奔自己的屋子,到了自己的房间他才发现不对劲。

他把白二宝招呼醒。白二宝看了看眼前的人一下子想到了昨晚上的事情,脸唰的染上了热度一直红到耳尖。别别扭扭的坐在床上双腿并拢一副小媳妇的模样。抬眼看着陈其乾竟有了些期待。结果被陈其乾赶了下来,第一句说的话就是:

“衣服脏不脏的啊?”

白二宝的心在一瞬间冰冷。他垂下头抿了抿唇。这身衣服是他昨晚特地换的,他知道陈其乾不喜欢别人上他的床。但他没有想到,他在陈其乾眼里,和别人一点都不例外。

“不脏,我刚换过了。”

陈其乾闻言有些奇怪的看了看白二宝。照往常这小子定要和他嬉皮笑脸的扯扯皮。他这句话就是寻个轻松点的开头。没想到这小子居然老老实实的回答了他。端坐在椅子上活像变了个人。

陈其乾轻咳几声:“你怎么,在我房间里。”

白二宝一下子有些恼火。明明是陈其乾先闯入他的房间,居然还有资格来审问他???

“这可要问你。平白无故闯入我房间倒头就睡害得我在你这里凑合一晚上,怪我?”

“不,你没有在这里休息。”

陈其乾摇了摇头,唇角一勾笃定的看着白二宝。

“我的被褥还是我昨天叠的样子这说明你根本没有打开过。还有,我刚才绕过你身边的时候看到你脖子上有吻痕这证明你昨晚一定和别人在一起。你怎么可能在我的房间里过了一宿。”

“没想到啊白二宝,你居然是个这样的人。”

白二宝一下子懵了。他确实晓得陈其乾素来有福尔摩斯的称号,但没想到他这么能推断。舔舐唇角思索几番白二宝抬头痞笑。

“对。我就是和别人过夜了。”

“怎么着?”

遵命!媳妇

马东刚把陈其乾送到宿舍楼楼下,冯书雅就找上来了。马东把陈其乾往楼下有一搁就跑,影儿都瞧不着跑得飞快。

  陈其乾喝醉了酒,迷迷糊糊看着马东往远处飞奔。刚想喊就觉得浑身没力气,扭头扶着墙艰难的一步步上了楼。

  楼道里漆黑狭窄,陈其乾看不清门上贴的标识。醉醺醺的人走路歪七扭八,一不小心就闯进了白二宝所居的216宿舍。

  说来也巧,白二宝刚刚打开门想去外面接点饮用水。迎面撞上大醉的陈其乾,水杯都被撞的掉在地上。陈其乾踉跄退后一步,他闻到身前人身上一股好闻的香气便反手把门一关,冲上去把白二宝牢牢的抵在墙上。

  月光没有陈其乾的目光清亮。白二宝被陈其乾看的打了个哆嗦,闻到浓郁的酒香白二宝心里大呼一声不好。他晓得陈其乾这是喝醉了酒了。可他又推不开这人。其实他刚休息好有的是力气,但他身前的人仿佛有着世界上最最温暖的怀抱,他推不开,好像……也不想推开。他摇摇头从脑子里甩出这个念头推拒着陈其乾。

  陈其乾低下头埋在白二宝的颈间嗅闻。omega好闻的奶香刺激着身为alpha的陈其乾。他自身的气味是茶香的,与白二宝再合适不过。陈其乾感受到来自双肩推拒的力量,吸吸鼻子突然很想哭。

  “不要推开我……。”

  白二宝愣住了,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小心思突然如幼芽一般破土而出。他知道自己一直有可能对于陈其乾有感觉,但这一刻终于证实。

  他不舍得推开他。

  但下一秒白二宝就愣住了。他听到陈其乾口口声声喊着的是。

  书雅。书雅。

  那一刻白二宝心中刚冒出的那点念头仿佛一瞬间被拦腰斩断,鲜血汨汨流出滋润着奄奄一息的芽。他眨巴眨巴眼睛深呼吸几番,刚想推开陈其乾解释清楚,却发现陈其乾腹下欲望,正直直的抵在他腿上。欲望在空中蒸腾,茶香在瞬间浓郁起来,白二宝一顿,情潮便开始翻涌。

  他的发情期,恰好就在今日。

遵命!媳妇

  马东不愧为我们202厂出色的保卫科干事。在了解到白二宝的特殊喜好后还能及时捡起掉下来的下巴把白二宝拎回职工宿舍。白二宝一回到宿舍就听见陈其乾在宿舍里声情并茂的朗诵着朦胧诗。白二宝听了一会儿就忍不住了,跑到白二宝宿舍咚咚咚的敲起门。

  这头陈其乾刚被齐老头骚扰完,刚关上门一转身白二宝就又来了。陈其乾带着一脸不耐烦的开了门,映入眼帘的就是白二宝一脸阳光灿烂的笑容,让人想发火都没法对着他发。陈其乾盯了他一会儿叹了口气,堵在门口问:“干嘛。”

  “自己人,进来坐坐。”白二宝狡黠冲他wink了一下,笑得可爱。陈其乾无奈的侧过身让他进去。白二宝想只兔子似的一蹦蹦进去,一屁股坐在他床上。

  “哎呀侬,脏不啦就坐上去...”陈其乾回头看他坐在床上一皱眉,向前几步拿起他的朦胧诗选集坐在白二宝旁边,白二宝不语只是无声的笑,他才不会告诉陈其乾,他是刻意打扮了才来陈其乾宿舍的。

  白二宝知道陈其乾干净,所以他也不能埋汰。他不能配不上他。

  白二宝的有意贴近让陈其乾有点慌神,温温柔柔的坤泽气息环绕在他周围让他完全无法好好读书,他站起身强装镇定吟诵起来,白二宝就一脸痴痴的看着他,手慢慢拂过陈其乾坐过的地方。感受来自他的温度,他已经很满足了。

  是呀,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白二宝不在乎陈其乾现在心里是想着谁在读,是为了谁而读。他只晓得,陈其乾现在在读朦胧诗,只有他一个人听见了,他就已经很满足啦。

      他抬起头痴痴地看着陈其乾,仿佛看着他的全世界。

  幸福的时光总是短暂的。一会儿陈其乾便打了个大哈欠,朝着白二宝挥了挥手:”回去吧。“

  白二宝还没反应过来:‘啊?“

  “我说,你快回去吧,我该睡觉啦。”

  “一起吗?”

  “诶我讲侬...!"陈其乾伸手作势要拍他脑袋,白二宝一缩脖子,飞快的从他胳膊底下溜走了。陈其乾扭头看他消失在门缝里,听见他高呼”明天见“。心里竟有了种踏实的感觉,像是无所归依的一个旅人,突然就有了家。

  陈其乾懵了一会儿,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呢?

  事实上白二宝真是想多了。第二天早上的时候,他路过自行车车棚,看见陈其乾和冯书雅正在读那首诗。

  “那远了又远的,是他。”

  “那近了又近的,是他。”

  白二宝眼神黯淡,站在暗处看着他心心念念的陈其乾。

  那远了又远的,是你。

  那近了又近的,也是你啊。